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

中國建設報社主辦

大資源平臺 ■ 大數據高地

登錄查找

堅守“疫”線 共抗疫情特別報道之二十二疫情給垃圾分類帶來哪些啟示
2020-03-25 12:54:44來源:中國建設報    作者:胡春明 王 慶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垃圾分類工作的有序開展有力地協助了各地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其中,上海、廈門、廣州、深圳等46個垃圾分類系統建設重點城市在全面推進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方面走在全國前列,其政策法規、組織架構、動員體系、人員配備、設備設施以及群眾習慣的養成都對防疫抗疫起到了重要作用。疫情終將過去,檢視垃圾分類工作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以及暴露出的問題,將對未來垃圾分類工作帶來哪些啟示呢?

垃圾分類成為社會治理精細化的抓手

生活垃圾分類是基層社會治理的一次變革,對加強基層治理能力、構建共建共治共享格局有著積極顯著影響。各地在基層推進落實垃圾分類工作的過程中,逐步搭建起社區基層治理平臺,在實踐中形成的以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為抓手的社區共建共治共享治理體系,打通社會基層治理的“神經末梢”,為社區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釋放出了強大的動能。以廣州為例,一些街道社區工作人員通過入戶宣傳、上門指導等方式,走街串巷推廣垃圾分類,消除了社區和居民之間的隔閡,與居民建立起了良好的關系。在疫情防控期間,不論是指導居民分類投放廢棄口罩,還是引導居民申報健康情況、加強日常防控等措施,居民們都非常配合,使工作開展得比較順利。

垃圾分類工作的其他成功經驗,如黨建引領、聯席會議制度、志愿者帶頭、全民參與等都可以在城市管理的其他方面發揮功效。因此,短期內疫情的蔓延可能會對垃圾分類工作造成一定影響,但從長期來看,疫情過后國家必將進一步提高社會治理精細化水平,而垃圾分類工作作為其中的重要抓手,勢必將保持推進態勢,全國將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和資源化利用制度,“減量化、無害化、資源化”的垃圾處理原則有望真正實現。

推進垃圾焚燒發電建設

疫情防控期間,垃圾分類的末端處理設備大顯身手,特別是垃圾焚燒設備功效尤為顯著。作為城市垃圾的末端處理設施,垃圾焚燒發電廠能夠混燒簡單處理后的醫療廢棄物,成為了此次疫情防控中的重要設施。

深圳市能源環保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倬舸說,新冠肺炎疫情將增強社會對垃圾焚燒發電的認知,推動更多接地氣、可操作的固體廢棄物協同處理政策或標準出臺,促進國家各類固體廢棄物主管部門之間的融合和交流,對于打破部門壁壘、實施大固廢一致化管理有較好的促進作用。

李倬舸預測,新冠肺炎疫情將加快垃圾焚燒發電廠的智能化進程。垃圾焚燒發電與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的融合,以及各類分布式傳感設備和無人智能化作業設備的不斷涌現,將極大改變現有焚燒廠的作業模式和作業工種。同時,依托大數據的垃圾焚燒全自動控制技術和環保排放調控系統的研發應用也將使焚燒廠運行更加穩定、可靠、連續,實現焚燒廠“更清潔、更高效、更安全、更親民”的目標。下一步,推動人工智能和傳統工廠融合應用、打造高度智慧工廠將是垃圾焚燒電廠的研究方向。同時,企業也會推動政府、行業協會加快出臺可操作的垃圾分類、固廢協同、全鏈條監管的政策和標準。

日前,廣西發布《廣西生活垃圾焚燒發電中長期規劃(征求意見稿)》,要求到2030年實現全區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能力占無害化處理總能力的90%以上,并形成較完善的生活垃圾發電無害化處理體系。

業內專家認為,盡管垃圾焚燒發電仍有較大市場空間,但隨著競爭格局的改變和運營成本的提高,行業已經步入成熟期,痛點難點凸顯,企業壓力增加,競爭會更加激烈,企業的兼并購行為更加普遍,各細分領域市場的集中度將會有很大提升。企業應圍繞垃圾焚燒發電技術升級改造、污泥處置技術、餐廚垃圾處理技術、危廢處置技術等新興業務的技術突破進行研發,加大技術研發的設備、資金、人才投入,構建專業化的技術研發團隊。

加速推進“兩網融合”

作為城市居民,大多數人可能都有這樣的印象——居住區的垃圾桶一天被無數次翻撿,有價值的垃圾被拿走,剩下的垃圾狼藉滿地,這種現象在垃圾處理的前端收集、中端轉運以及末端處理各個環節都非常普遍,即使在垃圾分類工作開展以后,這種現象依然沒有絕跡。而疫情防控期間翻撿生活垃圾,不僅對拾荒者個人十分危險,而且對社會具有較大的潛在威脅。

2月14日,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疫情期間生活垃圾管理的通知》指出,各地要高度警惕和重視翻揀生活垃圾可能造成的病毒傳播潛在風險,大力宣傳疫情防控期間翻揀生活垃圾的危害性,全面禁止翻揀生活垃圾等拾荒行為。各地要充分發動各社區、單位和物業服務企業,有針對性地對本社區、小區(單位、院落)的環衛保潔人員、日常拾荒人員進行宣傳教育,加大提醒告知力度。要加大對翻揀生活垃圾等拾荒行為的勸導和查處力度,對拒不聽從規勸的,應依據相關法律法規予以處理。這是省級主管部門首次對“撿破爛”這一行為的明文制止,表明垃圾分類主管單位已意識到拾荒對環境衛生、公共衛生以及垃圾分類工作的弊害。

疫情防控期間,云南省昆明市城市管理局也嚴禁相關人員翻撿生活垃圾,要求各縣(市)區環衛企業提醒、勸阻環衛工人及其他拾荒者翻撿果皮箱、垃圾桶、垃圾收集房、垃圾中轉站以及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衛生填埋場內的生活垃圾,禁止把翻撿出的可回收物拿去售賣,防止發生病毒傳播和交叉感染。

禁止拾荒者翻撿生活垃圾,既是阻斷病毒傳播的重要舉措,也是推進垃圾分類工作中“兩網融合”的必要步驟,因此,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成為促使拾荒者消失的契機。

垃圾分類工作推行以來,許多城市都嘗試了“兩網融合”,即生活垃圾收運系統和再生資源回收系統相融合。2016年7月,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掛牌成立,將“再生資源回收”這一管理職能劃入職能范圍,使北京市垃圾處理格局發生了改變。長春市也創新再生資源回收模式,將再生資源管理職能由商務部門調整到城市管理部門,開展“兩網融合”,便于垃圾分類工作的協調開展。

近年來,拾荒者蜂擁垃圾填埋場的情景已經大大減少,這得益于各地垃圾分類工作的推進以及垃圾焚燒處理比例的上升。

四川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的通知,讓業界看到了促使拾荒者消失的契機。業內人士指出,如果全國其他省份也都效仿出臺類似政策,將會在短時間內迅速達到一個很好的效果,如果再把這個效果常態化,拾荒者就可能逐漸退出歷史舞臺。

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總工程師徐海云曾撰文指出,日本生活垃圾處理也曾有“兩網”。為有效管理拾荒者,日本在1953年到1954年還要求拾荒者進行注冊并獲得許可。日本拾荒者在20世紀60年代突然消失的原因之一是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而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和契機則是1964年東京奧運會期間,日本強制實施了固定時間和地點投放垃圾、禁止在垃圾桶中翻撿垃圾等措施。

清華大學教授劉建國指出,希望這次疫情能夠讓全社會更加意識到養成良好生活習慣和衛生習慣的重要性,從而進一步促進居民主動參與垃圾源頭分類,使“拾荒”失去其“減量分流”的必要性。也希望管理部門能夠意識到拾荒者翻撿垃圾的潛在風險及對垃圾分類工作的干擾,借勢將可回收物從源頭分類投放開始就納入統一規范管理,從而逐步消除拾荒現象。

網友評論
? Top 乐游美人捕鱼 足球比赛规则 浙江6+1体彩 pk10稳赢计划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快速赛车开奖走势 贵州快3走走势图表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首页 网上兼职赚钱 黑龙江6加一开奖 打码赚钱网站